抚摸党看电视剧《河神》

我们摄影圈内大致的可以分成两派:拍照党和器材党。当然细分下来还有更多,就不一一解说了。单就器材党来说,数码器材的可玩性还是少,毕竟就那么几个牌子,几种形制,大同小异,最多无非是收集镜头,那也就是拼个钱多,太俗。

所以我们胶片器材党是不屑于此的,我们讲究的是讨论器材的历史感,机械的手感,和不同镜头结构或镜片材质成像的美感。

比如福伦达的BessaII比蔡斯的Super Ikonta如何,(二)战前版和战后版有什么不同(比如532/16战后版的计数器是12,战前是11)。同样是四片三组结构的镜头,福伦达的Skopar和爱克发Solinar有什么不同,还是蔡斯原版Tessar好,或者是施家的Xenar。Planar是五片的好还是六片的好。蔡斯的三只(Distagon/Biogon/Planar)35/2各有各的味道,T3用的Sonnar 35/2.8则别有一番风味。徕卡的七妹八妹。还有数码党哪里知道Hologon的美妙。诸如此类。

然而毕竟现在胶片贵得要死,冲洗也难找到靠谱的地方,所以这些器材现在也多少很少拿出来拍了,最多就是偶尔拿出来抚摸一下。

于是有了抚摸党一说。

最近在看一本电视剧,就是根据天下霸唱的小说改编的《河神》,追下来觉得还行,比那些改编的《鬼吹灯》剧好多了。

不过对于其中的道具我有点意见。

每集片头中都会出现一台相机,在剧中是作为女主角之一肖兰兰的工作装备,她的职业是记者。

但问题就在这台相机上。

Zorki-4 and Industar-50

Zorki-4 + Industar-50

很明显,这是一台俄文版佐尔基-4型相机。而佐尔基系列是前苏联山寨了德国的徕卡LTM口相机做出来的,同样使用L39镙口的镜头接口。

佐尔基-4是其中的第4款,发布于1956年,这个俄文版当时应该只在前苏联国内销售,直到1963年才发布出口版,而且出口版铭文是英文zorki。

怎么可能穿越几十年出现在中国的民国时期?(剧中的故事背景应该是二三十年代的天津)

顺便说一句,机器上挂的镜头看上去像是某个版本的Industar-50 50/3.5镜头,这款镜头和佐尔基机身同属前苏联KMZ相机厂制造,最初版本发布于1959年。

剧中出现的相机还有一台,就是第16集中王美仁用的那台。

Kodak-Jiffy

Kodak Jiffy

这是一台柯达Jiffy系列中幅折叠相机,这个系列有两种,分别是使用早已经停产几十年的616或620胶卷的,镜头为105/8,光圈只有两到三档,分别是:8, 11, 16(部分型号),最近对焦距离5到10英尺(视型号而定)。

其第一代产品发表于1933年,第二代产品发表于1937年,停产于1948年。

勉强可以算是剧中时代应该有的机型,但同样有问题。

这个相机在剧中用了两次,一次是王美仁在车里拍了小河神郭得友,另一次是小河神翻拍绝密文件。

但这个相机的镜头最大光圈只有8,在车里那种光线条件下,就算是用Tri-X胶卷迫冲到1600,快门速度也不会快于1/8秒,而105mm镜头的手持安全快门应该要到1/125秒,王美仁那样手持拍摄必然是会抖糊掉,或者曝光不足的。

另一个问题是它的最近对焦距离是5英尺,也就是大约1.5米,车里那点距离肯定不到一米,所以根本就对不上焦,也不可能拍出正常的片子。同样,小河神翻拍文件的距离也没超过一米,所以也是不行的。

关于这两天图片不能显示的原因说明

由于原来存放本网站的服务商 ixwebhosting 不负责任地,在未经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于北京时间3月31日下午中止了本站的 web 服务。致使本站两天不能访问。

经过与服务商的多方联系,但可能是因为恰逢周末等原因,至今未得到对方的合理答复。(在本文完成后不久答复)

目前本站的网页数据已迁移至其它服务器,照片数据因为数据量大,还需要一段时间处理,所以暂时无法显示。(目前已恢复)

在此本人强烈谴责 ixwebhosting 的这种行为。

作为美国知名网络服务商,世界五大服务商之一,以如此态度对待一个五六年的老客户是不可容忍的。

当初选择这货,只是因为丫便宜,并且还送两个独立IP(别的价格差不多的服务商都需要每年30刀左右另外买独立IP)。后来因为这丫提供支付宝支付功能,很多国内用户也选择了丫。

但是希望你们能来看看丫这五六年来的历史劣迹:

一、硬盘耗尽,导致数据丢失——这事曾经在一段时间里接二连三地发生,害我在那段时间只能不停地人肉备份。

二、访问速度超级慢——据说是因为过度超售。

三、被攻击——这种事隔一段时间就发生一次,攻击的骇客来自全世界,网站被各种挂马,导致速度慢。而且这事还得自己处理,丫们是不管的。经查,我碰到过的除了部分情况是因为WP升级不及时造成以外,很多时候是由于丫们的安全性管理漏洞造成,只是丫们是不会承认的。

四、系统更新严重滞后——上一条说的WP升级不及时,很多时候是因为丫们提供的服务器系统没有更新,不能运行新版本的程序,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漏洞。比如说就在几个月前,丫们给我提供的PHP还是4,MYSQL也还是4,PGSQL更是令人发指的7(默认编码居然还不是用UNICODE,需要给他们开票改编码)。

当然,对于新用户丫们是提供新版本的,但老用户是不会跟着升级的,直到最近丫们才给我们这些老用户的PHP和MYSQL升了一次级(估计是因为漏洞太多,丫们自己也受不了了),但是PGSQL之类还是没变。

五、停服务没有事先通知——这点最可恨。号称是不限空间流量,但会以CPU占用过多等理由随时停你的网站,并且没有任何事先通知。只是在停掉以后给你开个票。之前这个票甚至不提供任何数据,只是说你超载了,就停掉。

不过之前至少在我自己停掉部分网站以后可以给我恢复,并且,只会停掉我部分访问量较大的站点。这次丫们直接把我所有网站都停了,有些日访问只有几十的网站也被停了——因为这次他们提供了数据。

问题是我手里日访问量最大的网站,最高峰也才刚过一万,其中还有差不多一半是搜狗的搜索引擎机器人干的(刨去搜索引擎和RSS等各种机器人访问,实际访问量还不到两千…),这种事你们就不能把那个机器人IP屏蔽掉吗,技术上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停我网站算什么渣服务。

更多全世界其他 ixwebhosting 的用户关于此狗屎的评论见:
IX Web Hosting reviews

我实在忍不住要骂粗话。

ixwebhosting is bullshit!

连废片党都快做不成的一年

去年好歹还有些废片,今年连废片都少了,实在是忙得没什么时间拍照。

一月:第一张是去年10月30号参加BarCamp上海时拍的。25号陆家嘴拍了点片,试试想了很久的白天长曝光,但可耻滴失败了,因为用的中灰镜太差,色彩偏差得厉害。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二月:7号去龙华一带晃了晃,很多地方都拆掉了。

Seagull KJ-1, Shanghai GP3, D76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三月:入了Nex-3,全是试机片。

四月:12号去闵行体育公园拍郁金香。15日谈婚庆的路上拍了点。24日和sunway夫妇在小南门扫街。

Sony Nex-3, Carl Zeiss Sonnar 2.8/90 T*, 灯光白平衡效果

Olympus mju-II, Lucky Charm 200

Seagull 4A Tessar, Shanghai GP3, D76

五月:五一去了召稼楼和吴泾渡口。18号开会拍了几张。

Olympus mju-II, Lucky Charm 200

Seagull 4A Tessar, Shanghai GP3, D76

Agfa Isolette III, Solinar 75/3.5, Fujifilm Neopan Acros 100, D76

Huashan AE, Kodak ProImage 100

六月:饭婚礼,12号在东台路拍了几张。月底到7月初在马来西亚和泰国度蜜月。

Rolleiflex 3.5MX, Fujifilm Pro160NS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8 T*, Kodak E100VS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8 T*, Kodak Portra 400NC

Sony Nex-3, Metakon E28/2.8

Fujifilm S5Pro, Tamron 17-35/2.8-4, 第一张有裁剪,前两张可能是京京拍的。

Sony Nex-3, Metakon E28/2.8

Sony Nex-3, Carl Zeiss Sonnar 2.8/90 T*

Fujifilm S5Pro, Tamron 17-35/2.8-4

七月:9号去拍荷花。21日南京路会Jessie拍了几张。28日开会去M50。

Rolleiflex 3.5MX, Kodak Pro160

Yashica Electro 35CCN, Agfa Vista 100

八月:11号开会去徐汇滨江。27号去静安公园试机(给4A换了片对焦屏,好用多了)

Yashica Electro 35CCN, Kodak EPY64T, Natural 85B filter

Seagull 4A Tessar, Fujifilm Pro160NS

九月:3号去外滩拍夜景。10号去闵行体育公园。14号晚上出去拍夜景。24号跟色色夫妇去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

Nexus S

Rolleiflex 3.5MX, Fujifilm Pro160NS

Sony Nex-3, Carl Zeiss Sonnar 2.8/90 T*

Sony Nex-3, Sony E16/2.8

Rolleiflex 3.5MX, Kodak EPP 100

Sony Nex-3, Carl Zeiss Planar 2/45 T*

十月:4号又去了小南门一带。22号去了文庙。

Seagull 4A Tessar, Fujifilm Neopan Acros 100, D76

Olympus mju-II, Lucky Charm 200

Rolleiflex 3.5MX, Kodak Pro160

十一月:12号长阳路一带。

Rollei 35s, Fufjifilm Neopan 400

Seagull 4A Tessar, Kodak Pro160

十二月:14号去了天山公园。25号去江宁路废墟。

Rolleiflex 3.5MX, Kodak E100VS

Nikon FM3a, Nikon AIS 35/2, Fujifilm Provia 400H

还有些11月的数码片还没整出来,不过估计也没啥可补充的。

全年新增器材计有:

Sony Nex-3
Metakon E28/2.8
Sony E16/2.8
Sony VCL-ECU1
Nikon AIS 35/2
Rolleiflex 3.5MX
两个NEX转接环

共耗资约:8.4K

全年卖出器材计有:

Nikon AI 35/1.4
Pentacon 135/2.8
Seagull KJ-1 X2
Metakon E28/2.8

共折现约:4.1K

期间有一些尸体机的进出,总体持平,损失点运费,懒得统计了。

相比去年的总结来说,买卖金额差又扩大了,告别器材党的计划可耻滴没有成功。主要原因就是横空杀出了微单这么个新玩具,应该说我目前的玩法还是最省钱的方式了。

全年使用胶卷数量:

135黑白:6卷
135彩负:10卷
135反转:4卷
120黑白:16卷
120彩负:14卷
120反转:4卷

共计:54卷,约1200张,共耗资(含卷、冲、扫、快递等)约:1.6K(胶卷涨价了……)。

与 去年的数据做一下对比:首先仍然是总量大幅减少,这里除了上半年忙婚礼没什么空出去拍以外,下半年因为种种挂三的妖蛾子事情以及魔都的天气原因以外,很重 要的是找不到什么可以一拍的题材。其中135的拍摄量可以说是锐减,尤其是彩负,反转也减少差不多,倒是黑白多拍了一些,但总体还是少了点,这应该是因为 入了微单的缘故。120则相应大幅增加,其中功劳最大的莫过于Rolleiflex的购入,彩负用量猛增,黑白保持持平,反转用量倒是大幅减少,主要原因 还是缺少值得我动用反转片的题材。

不过今年屯积了不少胶卷,估计就算接下来两三年不买也够用了。

计划就不做了。应该还是会保持或进一步增加120黑白和彩负的用量,135彩负的用量会进步减少,未来135胶片可能将逐步淡出,由数码微单所取代,只是一堆器材还真是不太舍得出。

全年拍摄数码片数量:

S5Pro:约2000张(其中还包括部分为京院士所拍)
Nex-3:约2500张

共计:约4500张。

倒是比去年多了近一倍,主要是Nex-3这个新玩具带来的。

下河迷仓。初夏的提丝贝

三年半的等待,从初夏到初冬,从802到踏谣,从《提丝贝的罗曼斯》到《初夏的提丝贝》,从青涩到成熟…不变的是还在下河迷仓,也还是这样飘着小雨的夜晚…

终于等到了这出戏的新版。

戏剧的魅力就在于每一次的演出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是历经了三年半的回归。同样作为观众的我当然也已经与三年半前不同了。

也 是在08年的时候,看完802的《当我们死者醒来》之后,因为种种原因,中间三年除了看过几场孟京辉的戏以外,基本没有怎么再关注过戏剧演出。下河迷仓自 然也是没有再来过。今天回到这里才发现已经重新装修过了,原来黑暗空旷空间变得白亮但逼仄,进场的通道也如迷宫一般曲折。幸好剧场还是那个剧场,观众席的 位子也增加了很多。我和京京在前排靠边的地方找了两个座位——虽然我们来得不算晚,但前排中间的位子已经被占完了。比起那些晚来的只能坐舞台两边甚至站着 的观众来说,我们已经很不错了。

在入场的通道口看到王成导演,扭捏了一下,没好意思打招呼,就被陆续进场的观众拥挤进了剧场里。结果演出结束后,他们又被观众们所包围,所以又没打成招呼,回来在微博上被小田说我不够兄弟。汗,真是不好意思,谁让你们的演出太成功,观众们都太热情了。哈哈哈。

我本不想去一一比较今天的戏与三年半前有多少的不同,对于我来说,如果08版是兰若,11版就是弥雅。然而正如小田在CD的《独白二》里所说的:

…青春是一个丢弃与俯拾的过程…

年少时所丢弃的那些情感已经一去不回,如今俯拾的只是一件回忆的外衣而已。

说到这,我觉得这个“回忆的外衣”很好,它就像一个标签,清楚地标示了从那以后的一切都只是回忆而已。

回忆那年的初夏,你从楼上把兰若拐走私奔,想要流浪到满头皓白。回忆你失去兰若之后,所有的弥雅都宛如兰若。回忆你每一次的爱情都由相同的台词开始…所谓的缘分,所谓的爱情,其实不过是上天安排好的剧本,你的情话再甜蜜,也不过是台词本上早已拟好的诗句。

然 而回忆从来都是不可靠的,它只会记录我们所希望记录下的,而遗忘那些我们所不希望存在的。但是现实的残酷却在于,被遗忘的那部分其实是与被记录的这部分不 可分割的,结果就是使得那些在记忆的外衣下若隐若现的角色显得不那么清晰,让人无法确信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感情是否真的曾经存在过。

新的诗句取代了旧的,比如《柔荑花序》,就像回忆也是被修补和美化过的。然而外表的华丽无法掩饰内心的失落,回忆终归也只能是回忆,一如弥雅再好也代替不了兰若。

好吧,我还是忍不住去比较了两个版本。比较不是要评判哪个更好,因为哪一个都是无可替代的,正如我们无法去比较兰若和弥雅谁更好。

新版的井和水盆不错,不过旧版里的落叶也很有趣的——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撒落叶的是孙岳懿吧。

喜欢旧版里弥雅04的歌声,还有那些弥雅们的现场素描…新版的提丝贝不错,舞蹈很好,可惜我没有抓拍到最好的瞬间。

可惜兰若终归是属于过去,即便是失而复得,也不会再是原来的兰若,而只能是另一个弥雅。所以我喜欢老版本中化身弥雅05的那个兰若,而不是新版里这个被弥雅03寻找回来的兰若。

于是,在选择的时候,我们其实并没有两个选项,而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弥雅!

饼干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即使再找回来,也已经过了保质期。丢了饼干这种事呢,大家都不想的,来,给你块新鲜的面包吧…

---------批评的分割线-----------

还是要提点批评意见的吧…唔…是提给小田的,不要生气啊。哈哈

其实我的意见就只有一点——我觉得由你亲自来出演无央不是一个好的做法。不是说你的演技不好,但是不合适。

原因在于这个故事是出自你的手,内心里难免会有一些偏向,可能是为了在实际表演中尽量平衡,就会让人感觉有一点放不开,尤其这是感情戏,我觉得处理得不够好。

BTW:看了王导的回复,原来是这样。

附剧照:

Sony Nex-3, Carl Zeiss Planar 2/45 T*

回忆的外衣

皮拉穆斯

无央(田辰明)

漫漫

兰若与无央,远处为皮拉穆斯

弥雅02 04(其实这时还不叫弥雅)与提丝贝

左起为提丝贝、皮拉穆斯、兰若、无央

提丝贝

弥雅01

弥雅02 04与无央,远处为皮拉穆斯

弥雅01与无央

提丝贝

四个弥雅在给无央洗手

谢幕

被热情的观众围观中,实在是人太多,不能怪我们没去打招呼的,是吧。

没事做说说自己对于拍照的一些体会

这两天在KDS胶片版,a.sunix绿绿头二位都在谈这个话题,我也在回复里跟风扯了几句,收集整理到这里来吧。

先来说艺术:

刚在无忌看到有人说:

在中国,确实不要搞艺术,谈到艺术就谈思想,谈到思想就联系到政治,联系到政治就只有一个调儿了。正面比赛基本都是主旋律,负面反叛基本也针对主旋律,你说我要表现一点自己的东西,结果发现……也跳不出那堵墙,结果还是围着主旋律打转……

推上有人评论说:难道这里只有二元生物?

我回复认为:从大尺度上来看,中国就是一个被二元的国度,所有人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二元论的。虽然从小尺度上看的确有超出二元的存在,但这些只能算是一种“扰动”而已。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悲观看法,不过即使如此,也不是说在中国就没有艺术可搞,只是我们需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落入二元。其实落入主旋律基本不太可能是我们这些人会干的事情,但是落入其反面却的确是很常见的现象。我能想到的就是从小尺度的扰动开始……

器材不谈:

谈一下职业和专业的问题:

对于职业摄影师来说,最重要的是满足客户的要求,让客户付钱,所以技术或器材什么的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商业能力。

对于专业摄影师来说其核心就是一个“专”字,必须对于某一个或几个方面达到相当的高度。

所以孙兄所说的摄影是一个系统工程,在我看来更多的是对职业摄影师的要求。对于大部分专业摄影师来说,所有的系统就是自己。

就我自己来说,作为一介爱好者,并不指望自己能够达到什么高度,但至少需要训练自己的专业的能力,比如专业的眼光,专业的技术(指“唯手熟耳”那种技术)等。

摄影到底是不是艺术:

我觉得艺术就是艺术,它可以用任何你能想到的方式来表达,摄影只是艺术的无数种表达方式中一种,甚至可以说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种。

而摄影就是摄影,它只是一种……手段。除了可以用来表达你想要表达的艺术想法,更多的用途在于记录生活,记录历史,或者只是一种谋生方式。

事实上,在我看来,不止是作为摄影活动产物的照片可以是艺术,就是摄影行为本身也可以作为一种行为艺术,比如那些组团外拍姑娘的活动……

摄影的艺术价值在哪里:

在于当你把它作为一种艺术表达方式的时候。

相机在摄影中的价值有多重要:重要,因为没有相机就没有摄影。只是相机的高级与否与照片好坏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但这不表示只用烂相机也一定能拍出好片——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你可能会因为不合适的相机而错失你想要的画面。

构图有没有好坏:

有。摄影是做减法的技术(就不说是艺术了),世界如此之大,减的方法有无数种,其中必然有好有坏。当然后期再减也还方便,只是大师们通常不建议这么做,因为这样是有损失的。

如何看待失焦的照片:

看题材。准确地说,我认为没有失焦的片子,每张片子都应该有它的焦点,失焦只是观者的焦点与拍者的焦点不在一个地方而已。但我反对有些人把自己拍失焦的废片再找点所谓艺术的理由加以美化的做法——理由应该只存在于你按下快门之前,而不是片子出来之后。

补充一点关于曝光:

这同样要看题材。很多人都追问过“准确的曝光”的问题,但我一向只认为这个伪问题,什么叫准确?测光表按18%灰校正的测光就是准确的吗?那只是仪器的准确,不是片子的准确。对于片子来说,只有“正确的曝光”,而这个正确的标准是:这样的曝光是不是有助于你的题材表达。

摄影的初衷是什么:

太低调(sangqi)说:

几乎每个玩到这个阶段的人都有迷茫,不知道路在什么地方.
其实很简单,回头想想,当初你拿起照相机是为什么就行了.
1.满好玩的.
2.可以记录生活.
仅此而已啊!
要玩的器材已经玩了一大圈了,什么器材都摸过了,味道也追求过了,旁轴也吃灰了,回过来想想你原本要的是什么.
不就是简单方便的记录下你自己的生活嘛.什么战争风光关你屁事嘛…
把自己的日子先过美,再细心发现记录这点滴过往中的人和事,老了翻翻照片,喝口茶,原来我他娘的就是这么折腾过来的啊…
再来个金色夕阳斜照,完美,THE END.

桑兄说得好,归根到底摄影就是拍照,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追求太多容易迷失自我。

摄影需要有思想吗:

思想太沉重了。想要拍出有思想的东西,自己先要有思想,而思想并不存在于摄影之中,而在于摄影之外。不要给摄影赋予太多的意义,承担不起。

如何拍出有感觉的片子:

拍摄国外的题材的确比较容易有感觉,因为文化差异在那摆着,对我们来说都是很新鲜的感觉。

感觉在于先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到一个有感觉的画面,掏出相机,按快门,如此而已。

只是我经常碰到这种情况都拿不出相机,还需要练习,更多的练习……

关于人文题材:

真正的人文的确是必须融入其中才有可能,只是对于业余好爱者,我总觉得很难,很多时候只能走马观花地扫一扫而已,所以始终还是有差距。

虽然有时有冲动想放下一切,像赵铁林那样深入到拍摄对像中去,但最后总是以自己不是专业摄影师为由而作罢。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不可能成为专业摄影师吧。

还是前面所说的,不要想太多了,作为爱好者,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专业,但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为好。

重大利好:域名转移成功

历时两个多月,终于成功把图床所用的域名从国内的新网转到了godaddy,现在可以正常显示图片。

首先强烈谴责国内这些垃圾注册商,以各种理由扣押用户的域名不放,对域名转移操作设置种种障碍。其次要谴责国内的狗屎互联网监管制度,让人发点这么河蟹的照片都困难重重,要不是丫们要求这个备案那个审核,我本来也不想把域名转出去。

最后说点斗争经验吧:

首先在取得域名转移码之前先不要到转入商那里做转入操作,否则在规定期限内不能完成转移的话,钱就白花了。我就是这样。所以还是得先取得转移码,取得以后再转移是很简单的事情。

取得转移码的第一步当然是先跟注册商好好商量,能痛快交出来当然最好,如果各种不肯的话(比如要收个离谱的费用,或是需要各种难以提供的材料),就把沟通记录保存——所以最好不要打电话,通过邮件或其它网络联系方式。此步骤持续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周,我在这里浪费了两周时间。

接下来就是去ICANN投诉,具体的方法网上到处有,就不重复了。投诉后ICANN是不会处理的,而是自动转发给注册商,并要求其限期处理(一般是五个工作日)。在此期间,注册商会发邮件给你,重复之前的种种要求,回复并抄送ICANN,到期未解决则继续投诉。之后流程类似,不过注册商会废话少些,继续回复并抄送ICANN。然后以每隔三个工作日投诉一次的频率投诉注册商。我是到第四次的时候注册商才交出转移码。

拿到转移码就去转入商处转入即可,操作过程只需要几分钟。付完钱后一会你的域名管理员邮箱就会收到一个邮件,按其中的要求进行转移确认,并在确认后提供转移码。之后转入商会向转出商提出转移请求。正常的话,原注册商会给域名管理员邮箱发一个要求确认转出的邮件,按操作确认即可(如没有这一步,则等待五个工作日后会自动生效)。等待转入商收到确认(我等了大概三个工作日),最后完成转入。

由于原来在国内注册时使用了中文注册信息,转入成功后首先修改注册信息为英文才能激活域名,然后才能修改相应的DNS记录。

我的转移过程中,四次投诉的间隔都过长了,平均一个多星期,加上前面跟他们扯皮了两周,中间出去玩了两周没处理这事。所以才花了两个月时间。正常按上面的步骤处理的话,应该只需要一周跟他们扯皮,四次投诉大概两周多,即使加上迁移等待时间也可以在一个月内解决的。

换了个SSL证书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申请了一个一年免费的StartSSL证书,现在访问本站不会再弹出安全警告了。一年以后再说了,最多再换回自签名的证书。

不过因为SSL证书是绑定IP的,即一个IP只有一个证书,为防止出现域名不同警告,所以本站的域名也改用根域名,不再使用子域名。

特此通知。

顺大便再次Fuck GFW及方滨兴校长全家。

一个废片党的年终总结

又到一年总结时,去年的器材出入又少了,但可耻的是片子还是没有进步,甚至有所退步。比如这次泰北吴哥的片子明显不如上次泰南海岛的。只好改名废片党。

一月:大多是09年十二月的片子,包括11号在杭州西湖边和26号和sunway在大统路一带扫街。只有第三张是一月28号开会路上在外白渡桥。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Rollei 35s, Kodak UltraMax 400

Rollei 35s, Fujifilm Superia 200

二月:一个春节在厦门。

Zeiss Super Ikonta 532/16, Fujifilm Provia 100F(push to 200)

三月:7号和sunway看马克.吕布摄影展。

Fujifilm S5Pro, Nikon AI-S 24/2

四月:10号有效帮主百日宴,鲁迅公园。

Canon GIII QL-17,乐凯彩韵200

五月:2号看完建材展后去扬扬那看杂技,路上扫街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六月:忙装修,随身带的小禄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也有可能是五月份拍的。

Rollei 35s, Ilford Delta 400(push to 1600)

七月:泰北吴哥游。分别是6日的清莱白庙和13日在吴哥城中的巴戎寺。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1 T*, Kodak E100VS

Contax G2, Carl Zeiss Sonnar 2.8/90 T*, Kodak Ektar 100(push to 400)

八月:21号和色色去了新场,26号海宁路开会扫街,29号五角场开会扫街。

Yashica Electro 35CCN, Kodak EPY64T

Nikon FM3a, Nikon AI-S 24/2, 乐凯彩韵200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1 T*, 乐凯彩韵200

九月:拖了快一年终于在4号去了货运西站,14号静安寺一带开会路上扫街,24号去了老真北路一带,也是年初就计划去的。

海鸥4A Tessar, 上海GP3

Nikon FM3a,Nikon AI 35/1.4,乐凯彩韵200

Olympus mju-II, 乐凯彩韵200

十月:1号去了徐汇滨江,7号跟singer去了辰山植物园,11号去了蕰藻浜和1919,16号去了SB会,17号去了苏州,22号崇明看草泥马,29号长安路开会路上扫街,30号参加barcamp上海,31号晚上扫街。

Nikon FM3a, Nikon AI 35/1.4, 乐凯彩韵200

海鸥4A Tessar, Fujifilm Velvia 50

Contax G2, Carl Zeiss Sonnar 2.8/90 T*, Kodak E100VS

海鸥4A Tessar, 上海GP3

Fujifilm S5Pro, Tamron 17-35/2.8-4

Olympus mju-II, Fujifilm Xtra 400

C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8 T*, Kodak Gold 100

海鸥203,上海GP3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Fujifilm S5Pro, Nikon AI 35/1.4

十一月:月初回厦门,17号开会重访小闸镇,27号PCHOME数码版9周年活动,30号试婚纱路过苏州河。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1 T*, Fujifilm Superia 100

Canon IXUS 800IS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21 T*, 乐凯彩韵200

海鸥KJ-1,乐凯彩韵200

Fujifilm S5Pro, Nikon AF 80-200/4.5-5.6D

Olympus mju-II, Kodak UltraMax 400

十二月:照例没片。

全年新增器材计有:

Nikon FM3a
Nikon AI 35/1.4
Nikon AF 80-200/4.5-5.6D
Seagull KJ-1 X2
Agfa Isolette III Solinar 75/3.5

共耗资约:6.5K

全年卖出器材计有:

Nikon F90x
Nikon AF-S 55-200G
Zeiss Super Ikonta 532/16

共折现约:3K

相比去年做的总结来说买卖金额差在缩小,显示在器材上的开支正在减少,这是个好现象,争取今年进一步缩小,直至最终告别器材党。

全年使用胶卷数量:

135黑白:2卷
135彩负:33卷
135反转:9卷
120黑白:16卷,还有三卷未冲,不计,还有一些试机或冲坏的,也不计
120彩负:1卷
120反转:6卷

共计:67卷,约1900张,共耗资(含卷、冲、扫、快递等)约:1.7K。

与 去年的数据做一下对比可以看出几点变化:首先是总量大幅减少,这应该归结于这一年忙装修忙结婚,实在是没什么空出去拍。其中135彩负和反转只是略有减 少,这应该是托出国旅游消耗量大的福。120反转减少程度与总量减少比例 相当,算是正常。120彩负的减少原因可能是由于胶卷选择少了(有一段时间只有Pro160和Ektar两个选择),而且涨价得厉害(Pro160从14 块涨到18块),不过最近屯了一些,今年应该是有得拍了。135黑白的大幅减少应该是与120黑白的大幅增加相对应的,黑白还是要幅面大才好玩。

与去年的计划相比保持反转用量算是基本做到(按总量比例算),减少彩负的用量没有做到,至少135彩负还是用了很多,增加黑白特别是120这条只做到了120的部分,135的黑白少了太多。

全年拍摄数码片数量:

S5Pro:约1600张(其中还包括部分为京院士所拍)
IXUS 800IS:约150张(主要是泰北吴哥游拍的)
Xt:约550张

共计:约2300张。

也只有去年的一半多,再次证明去年真是太忙了。

关于此次被墙的情况说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站终于还是被河蟹了(或者说叫被按了,被墙了,被GFW了……)。

目前照片BLOG已经迁移到:http://photo.we8log.com
代烧的RSS同样也已经更改,订阅不变。
但由于原来相册也是用的河蟹的域名,目前在国内不可访问(显示图片为空),已经用URLrewrite重定向到新域名下,但仍然需要穿墙才能取得重定向响应。以后的图片将全部用新域名。

对于因此造成的不便本人深表歉意。虽然被墙非我所愿,但应该考虑到这种风险,还是要将河蟹与不河蟹的内容分开存放为好。吸取教训了。

年终献礼——摄影之道

说明:KUSO自《编程之道》——Geoffrey James原著,小赵译版。
一、寂静的虚空

摄影大师如是说:

“当你从我手中夺走水晶球时,就是你离开的时候了。”

1.1
寂静的虚空里诞生了神秘的东西,这种东西恒久存在永不消失,它是所有照片的根源所在,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姑且称它为摄影之道。

如果道是完美的,那么相机就是完美的,如果相机是完美的,那么底片就是完美的,如果底片是完美的,那么照片就是完美的,所以观众心满意足,整个世界因此和谐。

摄影之道去如黄鹤来如晨风。

1.2
道生针孔相机,针孔相机生大幅相机。

大幅相机生中幅相机,最后产生上万种135相机。

不论多么的微不足道,每种相机都有它自己的目的,每种相机都表达了摄影的阴阳两极。每种相机都各得其道。

但是尽量不要用LOMO相机。

1.3
道之初,带来了空间和时间,所以,空间和时间是摄影的阴阳两极。

不懂摄影之道的摄影师常常把空间和时间消耗殆尽,得道的摄影师则总是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完成拍摄任务。

否则会是什么样呢?

1.4
上士闻道,从而行之。中士闻道,谨而寻之。下士闻道,大笑之。

大笑不足为道。

希音不闻,进即是退,大器晚成。任何照片都有不足。
二、远古的大师

摄影大师如是说:

三日不拍摄,食肉无味。

2.1
远古时代的摄影大师们高深莫测,我们不能揣测他们的所思所想,只能描述外表所见。

他达明,如狐狸过水;机警,如战场上的将军;和善,如主妇款待客人;简单,呆若木鸡;混沌,如深渊之水。

谁能道尽他们的所有?

答案仅存于道。

2.2
超级大师布列松曾梦见自己是一台相机,醒后他这样回忆:

“我不知道是布列松梦见自己变成相机还是相机梦见自己变成布列松。”

2.3
一个大婚纱公司的摄影师参加一个摄影会议后向他的主管汇报:“那些别的摄影师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他们举止不雅,不修边幅,头发蓬乱,衣服破旧,根本不热情好客,还在我说话的时候乱嚷嚷。”

他的主管说:“我不应该让你参加这次会议,这些摄影师生活在现实世界之外。他们认为生活是可笑的,一场意外的偶然而已。他们来去自由,无所牵挂,他们只为他们的照片生活。为什么要用世俗的烦扰去扰乱他们呢?”

“他们生活在道中”。

2.4
一个初学者问他的老师:“有一个摄影师,他从来不预先测光,也不会冲洗胶卷,甚至只用傻瓜相机,但是知道他的人都认为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师,为什么呢?”

老师说:“那个摄影师掌握了道。他不需要预先进行测光;相机坏掉时他也从不烦燥,只是接受发生的一切而不管发生的事是好是坏。他不需要冲洗胶卷,他从不顾及有没有人看他拍的片子。他也不需要进行对焦;他拍的每张照片都有一个完美的自我,平静而优雅,它们的目的不言自明。他已经真正掌握了道的精髓。”
三、想法

摄影大师如是说:

“照片已经拍好时再去改变拍摄的想法已经太晚了。”

3.1
曾经有一个人参加摄影展览,每天他进门时都对门卫说:

“先警告你,我是偷盗高手,我入室偷盗的本领闻名遐迩。这次展览会也再劫难逃。”

警卫因此大动干戈,因为里面有价值百万的大师之作,所以他牢牢盯紧了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只是从一张相片逛到另一张相片,一边平静地喃喃自语。

当这个人离开时,警卫搜了他的身,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展览会的第二天,这个人又对警卫说:“昨天我满载而归,但是今天我会收获更大。”所以警卫更加小心地盯紧他,但是这样做完全于事无补。

展览会的最后一天,警卫再也不能忍住他的好奇心了。“小偷先生,”他说,“ 你说我惊慌不安,请告诉我,你到底偷了什么?”。

这个人笑笑说:“我在偷想法。”

3.2
有一位摄影大师,他拍虚焦的照片,一位初学者刻意模仿他,也拍虚焦的照片。当他让大师看他的进步时,大师批评了他的虚焦照片:“ 对一位摄影大师合适的东西未必对一个初学者同样合适,在超越准确对焦之前,你必须理解摄影之道。”

3.3
有人问一位摄影师,“一张纪念照和一张婚纱照哪个更容易拍?”

“是婚纱照”,这位摄影师回答说。

此人大惑不解。他说:“显然一张纪念照比起婚纱照来说其复杂性是微不足道的”。

摄影师说:“不,拍摄纪念照时,一个摄影师必须成为持自己意见的被拍者与当时环境的一个中介,他必须了解被拍者的纪念意图,构图要是什么形式,如何让没有专业化妆和服装的被拍者被拍得好看,最重要的是可能还要受到拍摄器材和当时光线条件的限制。相反,婚纱照完全与这些外部的东西无关。拍摄婚纱照,摄影师只需要从拍摄到后期全都按照固定的模式,所有其它的条件都是按步就班地计划好的。这就是为什么婚纱照反而比纪念照更容易拍。”

这些人笑着说。“不错,但是哪一个花的钱更便宜呢?”

摄影师没有回答。

3.4
一个广告项目经理带给摄影大师一个拍摄项目的需求,然后问大师:“如果我给你5个摄影师,要多少时间拍摄这个项目?”

“一年”,大师说。

“但是我们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越快越好,如果10个摄影师呢?”

大师皱了一下眉头说:“那就要花2年”。

“那,100个摄影师呢?”

大师耸了耸肩说:“那这个项目就永远完不成了。”
四、拍摄

摄影大师如是说:

“拍得好的照片是它自己的天堂,拍得不好的照片是它自己的地狱”

4.1
一张照片应该是轻灵自由的,它的构图线条就象串在一根线上的珍珠。自始至终,目标明确。增之一分则太冗余,减之一分则太不足。既没有不必要的背景也没有没有被干扰前景,既不缺少灵动也不至于漫无目标。

一张照片应该遵循“最大惊讶原则”,什么是“最大惊讶原则”?就是说一张照片应该最大程度地引起观众的惊讶。

一张照片无论有多么复杂都应该是一个单一的整体。照片是被它的内部线条所指引而不是它的外观表现。

如果一张照片不能满足所要达到的目标,它就会处于混乱无序的状态中。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拍这张照片。

4.2
一个初学者问大师:“我拍的照片有时看上去还不错有时看上去不行。我已经完全遵循拍摄的规则,而且我完全被它弄糊涂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这样呢?”

大师说:“你困惑是因为你不了解道。只有傻瓜才会相信只要遵循别人所说就能得到想当然的结果。为什么你要从一个人类自己构造的机器中去得到想当然的结果呢?相机只是决定论的产物;只有道才是唯一完美的。

任何拍摄的规则都只适合于特定的情况,只有道才是永恒不变的。所以在你受到指引之前要先去思考道。”

“但是我怎么知道我何时受到指引呢?”

“当你拍出好照片时”。大师说。

4.3
初学者请大师解释“道法自然”。大师说:“道存在于任何照片中--无论是多么没有意义的照片”。

“难道也存在于电脑摄像头里?”,初学者问。

“是的,”

“也在拍照手机里?”,初学者又问到。

“是的,甚至也存在于拍照手机里”。大师说。

“也存在于陈冠希的相机里吗?”

大师咳嗽了一声,稍微动了一下,说,“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4.4
摄影大师拍摄照片时,手指在快门按钮上快速按动。底片冲洗出来时没有一张对焦失误,照片放大出来就象一阵微风吹过。

太精彩了!你的技巧已经无可挑剔了。

“技巧?”,大师转过身说,“我所遵循的是道–它超乎所有的技巧。当我开始拍摄时我看到的是整个一大块的照片,三年后我看到的是构图中的线条。现在我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的整个存在是没有任何形式的虚无。我感觉很悠闲,总之,事实上是我的照片自己在拍,有时我看到一些问题,我看到它们,就停下来静静地观察它们,然后我改变了一下机位,难题就象一阵轻烟一样化为乌有。然后我冲洗底片。坐在那里享受工作的喜悦。闭了一会眼睛然后退出暗房。

“什么时候我的摄影师才能都达到这样的境界!”

五、后期

摄影大师如是说:

“既使一张照片只有三万像素,也总有一天需要去PS它”

5.1

经常使用的门不需要往门轴里上油。
流动的东西就不会停滞不前。
声音和思想都不能在真空里传播。
照片不PS就会腐朽。

存在着一些伟大的神秘之物。

5.2
婚纱店经理问摄影师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他的片子。“明天”

“太不着边际了,老实说,要多久?”

摄影师想了一想说。“还有一些新的效果要PS进去,可能至少要两个星期吧。”

“即使两个星期恐怕也太夸张了,什么时候你只要告诉我说片子已经完成就好了。”

摄影师接受了。

几年后,这个经理已经退休了,在他的离职午餐上,他发现这位摄影师在他的电脑前睡着了,他整夜都在PS。

5.3
一个初学者被要求拍摄一组婚纱照。

他疯狂地工作了很多天,但他的客户检视他的片子时发现,他拍了一堆外景片,一堆花草片,和一堆人物片,但是看不到任何跟婚纱有关的东西。

客户要求解释时,摄影师被激怒了:“你太没耐心了,我会在最后PS婚纱的部分。”

5.4

一个好的农民不会不管他的庄稼。
一个好的老师不会不管哪怕是最差的学生。
一个好的父亲不会让他的任何一个孩子挨饿。
一个好的摄影师不应拒绝PS他的照片。

六、器材

摄影大师如是说:

“增加胶卷,减少相机–这样他们都可提高效率。”

6.1
器材派们忙于无休无止的争论时,摄影师在拍标板。器材厂商在谈论新产品发布时价格将会上涨。当老摄影家在谈天空的蓝色时,云团蜂拥而至。

这不是摄影之道。

客户在下订单时不会包括标板片,器材厂商在研发器材时,应该做到性能改进,皆大欢喜。摄影家提出一个问题,就会很快得到解决。

这才是摄影之道。

6.2
为什么摄影师没有效率,因为他们把时间都浪费在器材之争上了。

为什么摄影师难于接受客户的要求?因为客户的要求太多了。

为什么摄影师一个接一个地改行收藏器材,因为他们累坏了。

在糟糕的环境下工作,他们享受不到工作的乐趣。

6.3
一个婚纱店将要倒闭,但店里的一个摄影师拍了一组流行的婚纱照并且广受客户欢迎。所以店老板保住了他的店。

老板为摄影师分红,但摄影师拒绝了,他说:“我拍照是因为拍照很有趣,所以我并没想过得资金”。

这位老板说,“这位摄影师,不管他现在是什么位置,他都能理解一个雇员的职责所在。我们要把他提升为店经理”。

这位摄影师又一次拒绝了,他说:“我是一个摄影师所以我可以拍照,如果我被提升了,除了浪费别人的时间什么也做不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我还有一组片子没拍完。”

6.4
老板对摄影师说,“你们的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到正午12点。”,所有的摄影师都很不满。

老板又说:“好吧,那随你们的便,只要能按时完成任务。”,摄影师这下满意了,他们早出晚归,拍了一大堆的片子。
七、合作的智慧

摄影大师如是说:

“你可以向一位客户演示一套片子,但你不能让他的相机变得象人一样。”

7.1
一个新学问大师:“在东方,有一个庞大的机构,人们称作无忌。它由为数众多的大小资深。每天发出大量的帖子,每个帖子都说:‘买这个,拍那个’,没有一个人知道它是什么意思。每年这个机构都会有更多的人加进来而变得越来越大,但是去没有人去做事情。怎么这样奇怪的东西还能存在呢?”

大师说:“你已经知道这个巨大的机构并不合理,你就不能不管它为什么这样吗?你尽管享受它的好处就是了,干吗要去管它到底是没有效率呢?”

7.2
在遥远的东方,传说有一只巨大的鱼,叫鲲,它变成了一只大鸟,叫鹏,鹏的翅膀可以遮天蔽日,这只大鸟经过陆地的时候,它带来了一个消息,它把这个消息丢在摄影师中,就象一只海鸥在海滩上做的记号,然后鹏背负蓝天,乘风而上,回家去了。

初学者惊恐地看着这只鸟,根本不敢相信,中级摄影师担心这只鸟的到来,因为害怕它带来的消息,摄影大师则继续在他的相机前工作他根本不知道这只鸟曾经来过。

7.3
一个学究带着他的最新发明去见摄影大师,他把一个大黑盒子推进大师的办公室。

“这是综合的、全能的通用数码相机,”,学究开始介绍了,“按人体工学设计的操控方式,第六代的高级图像处理引擎,多样的色彩模式,整整花了我的助手好几百人年的时间,挺不错吧?”

大师扬了一下眉毛,说:“的确很了不起。”

“头儿已经说了,”这位学究继续说,“每个人都要用这个相机,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了,”,大师回答说,“我要马上把它送到评测中心去!”,这位学究满意去回去了。

几天后,一个新手走进大师的办公室说,“我找不到我新拍的照片了,你知道它可能会在哪儿吗?”

“当然,”,大师说,“你的照片在评测中心的相机里放着。”

7.4
摄影大师从一个题材转到另一个题材而毫无顾虑,任何客户要求上的变动都不能影响他,他不会没有片子可拍,即使他的老板破产了。为什么呢?他了解了道。
八、镜头与人头

摄影大师如是说:

风不动则草不动,
没有人头,镜头只是一堆金属和玻璃

8.1
一个初学者问摄影大师:“我知道有一家器材公司比所有其它的公司都大。在它面前它的竞争对手就象站在巨人面前的侏儒。它的任一部门都有各自的业务,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师说,“为什么你问如此愚蠢的问题呢?那家公司大是因为它就是如此之大,如果它只做感光元件,就没有人会买,如果它只做相机,人们只会把它当作电器厂商,但是它的业务囊括了所有这些东西,人们就对它顶礼莫拜好象不用努力奋斗就可击败竞争对手

8.2
有一天摄影大师碰见了一个正玩小DC的摄影新手,他说:“给我看一下?”

新手把小相机递给大师,“我看到上面说明了三种拍摄模式:全自动,半自动,全手动”,大师说,“但是每个这样的相机都有另外一种玩法,此时相机既不是被你玩,也不是你被相机玩。”

“那么请问大师”,初学者说,“这种玩法到底是怎样玩的呢?”

大师把相机摔到地下然后用脚踩碎它,突然初学者明白了。

8.3
有一个使用135数码单反相机的摄影师对前来参观的大幅胶片相机摄影师说:“看看我这里吧,我有全自动的测光和对焦系统,我不需要蒙头查看昏暗的对焦屏上的倒像,也不用担心胶片的使用量,而且照片可以方便地从存储卡里倒到电脑里处理。为什么你不放弃胶片投入数码里来呢?”

大幅机的摄影师对他的朋友说:“大幅机就象古代圣贤一样深思熟虑,它的镜头皮腔从头到尾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机械设备和光学精品的海洋。大张的胶片象钻石一样有多个面,象远古的森林一样令人费解。每一张照片都象水经过河流一样穿行于光线中,那就是为什么我乐于用它工作”

数码相机摄影师听了这些话后,默默不语,但这两个摄影师至死都是很好的朋友

8.4
镜头和相机在路上碰见了,相机说:“你是阴我是阳,如果我们联手就可以赚大钱。”所以它们走到了一起,考虑怎样征服世界。

不久,它们遇到了人头,人头蓬头垢面,拄着一根拐棍步履蹒跚。人头对它们说:“道在于阴阳之外。它静如止水,它从不指望能扬名远近,所以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它也不寻求幸福,它只是与它自己的存在在一起,它存在于空间和时间之外。”

镜头和相机面有惭色,各自回了家。

九、尾声

摄影大师如是说:

“现在是你出师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