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献礼——摄影之道

说明:KUSO自《编程之道》——Geoffrey James原著,小赵译版。
一、寂静的虚空

摄影大师如是说:

“当你从我手中夺走水晶球时,就是你离开的时候了。”

1.1
寂静的虚空里诞生了神秘的东西,这种东西恒久存在永不消失,它是所有照片的根源所在,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姑且称它为摄影之道。

如果道是完美的,那么相机就是完美的,如果相机是完美的,那么底片就是完美的,如果底片是完美的,那么照片就是完美的,所以观众心满意足,整个世界因此和谐。

摄影之道去如黄鹤来如晨风。

1.2
道生针孔相机,针孔相机生大幅相机。

大幅相机生中幅相机,最后产生上万种135相机。

不论多么的微不足道,每种相机都有它自己的目的,每种相机都表达了摄影的阴阳两极。每种相机都各得其道。

但是尽量不要用LOMO相机。

1.3
道之初,带来了空间和时间,所以,空间和时间是摄影的阴阳两极。

不懂摄影之道的摄影师常常把空间和时间消耗殆尽,得道的摄影师则总是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完成拍摄任务。

否则会是什么样呢?

1.4
上士闻道,从而行之。中士闻道,谨而寻之。下士闻道,大笑之。

大笑不足为道。

希音不闻,进即是退,大器晚成。任何照片都有不足。
二、远古的大师

摄影大师如是说:

三日不拍摄,食肉无味。

2.1
远古时代的摄影大师们高深莫测,我们不能揣测他们的所思所想,只能描述外表所见。

他达明,如狐狸过水;机警,如战场上的将军;和善,如主妇款待客人;简单,呆若木鸡;混沌,如深渊之水。

谁能道尽他们的所有?

答案仅存于道。

2.2
超级大师布列松曾梦见自己是一台相机,醒后他这样回忆:

“我不知道是布列松梦见自己变成相机还是相机梦见自己变成布列松。”

2.3
一个大婚纱公司的摄影师参加一个摄影会议后向他的主管汇报:“那些别的摄影师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他们举止不雅,不修边幅,头发蓬乱,衣服破旧,根本不热情好客,还在我说话的时候乱嚷嚷。”

他的主管说:“我不应该让你参加这次会议,这些摄影师生活在现实世界之外。他们认为生活是可笑的,一场意外的偶然而已。他们来去自由,无所牵挂,他们只为他们的照片生活。为什么要用世俗的烦扰去扰乱他们呢?”

“他们生活在道中”。

2.4
一个初学者问他的老师:“有一个摄影师,他从来不预先测光,也不会冲洗胶卷,甚至只用傻瓜相机,但是知道他的人都认为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师,为什么呢?”

老师说:“那个摄影师掌握了道。他不需要预先进行测光;相机坏掉时他也从不烦燥,只是接受发生的一切而不管发生的事是好是坏。他不需要冲洗胶卷,他从不顾及有没有人看他拍的片子。他也不需要进行对焦;他拍的每张照片都有一个完美的自我,平静而优雅,它们的目的不言自明。他已经真正掌握了道的精髓。”
三、想法

摄影大师如是说:

“照片已经拍好时再去改变拍摄的想法已经太晚了。”

3.1
曾经有一个人参加摄影展览,每天他进门时都对门卫说:

“先警告你,我是偷盗高手,我入室偷盗的本领闻名遐迩。这次展览会也再劫难逃。”

警卫因此大动干戈,因为里面有价值百万的大师之作,所以他牢牢盯紧了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只是从一张相片逛到另一张相片,一边平静地喃喃自语。

当这个人离开时,警卫搜了他的身,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展览会的第二天,这个人又对警卫说:“昨天我满载而归,但是今天我会收获更大。”所以警卫更加小心地盯紧他,但是这样做完全于事无补。

展览会的最后一天,警卫再也不能忍住他的好奇心了。“小偷先生,”他说,“ 你说我惊慌不安,请告诉我,你到底偷了什么?”。

这个人笑笑说:“我在偷想法。”

3.2
有一位摄影大师,他拍虚焦的照片,一位初学者刻意模仿他,也拍虚焦的照片。当他让大师看他的进步时,大师批评了他的虚焦照片:“ 对一位摄影大师合适的东西未必对一个初学者同样合适,在超越准确对焦之前,你必须理解摄影之道。”

3.3
有人问一位摄影师,“一张纪念照和一张婚纱照哪个更容易拍?”

“是婚纱照”,这位摄影师回答说。

此人大惑不解。他说:“显然一张纪念照比起婚纱照来说其复杂性是微不足道的”。

摄影师说:“不,拍摄纪念照时,一个摄影师必须成为持自己意见的被拍者与当时环境的一个中介,他必须了解被拍者的纪念意图,构图要是什么形式,如何让没有专业化妆和服装的被拍者被拍得好看,最重要的是可能还要受到拍摄器材和当时光线条件的限制。相反,婚纱照完全与这些外部的东西无关。拍摄婚纱照,摄影师只需要从拍摄到后期全都按照固定的模式,所有其它的条件都是按步就班地计划好的。这就是为什么婚纱照反而比纪念照更容易拍。”

这些人笑着说。“不错,但是哪一个花的钱更便宜呢?”

摄影师没有回答。

3.4
一个广告项目经理带给摄影大师一个拍摄项目的需求,然后问大师:“如果我给你5个摄影师,要多少时间拍摄这个项目?”

“一年”,大师说。

“但是我们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越快越好,如果10个摄影师呢?”

大师皱了一下眉头说:“那就要花2年”。

“那,100个摄影师呢?”

大师耸了耸肩说:“那这个项目就永远完不成了。”
四、拍摄

摄影大师如是说:

“拍得好的照片是它自己的天堂,拍得不好的照片是它自己的地狱”

4.1
一张照片应该是轻灵自由的,它的构图线条就象串在一根线上的珍珠。自始至终,目标明确。增之一分则太冗余,减之一分则太不足。既没有不必要的背景也没有没有被干扰前景,既不缺少灵动也不至于漫无目标。

一张照片应该遵循“最大惊讶原则”,什么是“最大惊讶原则”?就是说一张照片应该最大程度地引起观众的惊讶。

一张照片无论有多么复杂都应该是一个单一的整体。照片是被它的内部线条所指引而不是它的外观表现。

如果一张照片不能满足所要达到的目标,它就会处于混乱无序的状态中。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拍这张照片。

4.2
一个初学者问大师:“我拍的照片有时看上去还不错有时看上去不行。我已经完全遵循拍摄的规则,而且我完全被它弄糊涂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这样呢?”

大师说:“你困惑是因为你不了解道。只有傻瓜才会相信只要遵循别人所说就能得到想当然的结果。为什么你要从一个人类自己构造的机器中去得到想当然的结果呢?相机只是决定论的产物;只有道才是唯一完美的。

任何拍摄的规则都只适合于特定的情况,只有道才是永恒不变的。所以在你受到指引之前要先去思考道。”

“但是我怎么知道我何时受到指引呢?”

“当你拍出好照片时”。大师说。

4.3
初学者请大师解释“道法自然”。大师说:“道存在于任何照片中--无论是多么没有意义的照片”。

“难道也存在于电脑摄像头里?”,初学者问。

“是的,”

“也在拍照手机里?”,初学者又问到。

“是的,甚至也存在于拍照手机里”。大师说。

“也存在于陈冠希的相机里吗?”

大师咳嗽了一声,稍微动了一下,说,“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4.4
摄影大师拍摄照片时,手指在快门按钮上快速按动。底片冲洗出来时没有一张对焦失误,照片放大出来就象一阵微风吹过。

太精彩了!你的技巧已经无可挑剔了。

“技巧?”,大师转过身说,“我所遵循的是道–它超乎所有的技巧。当我开始拍摄时我看到的是整个一大块的照片,三年后我看到的是构图中的线条。现在我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的整个存在是没有任何形式的虚无。我感觉很悠闲,总之,事实上是我的照片自己在拍,有时我看到一些问题,我看到它们,就停下来静静地观察它们,然后我改变了一下机位,难题就象一阵轻烟一样化为乌有。然后我冲洗底片。坐在那里享受工作的喜悦。闭了一会眼睛然后退出暗房。

“什么时候我的摄影师才能都达到这样的境界!”

五、后期

摄影大师如是说:

“既使一张照片只有三万像素,也总有一天需要去PS它”

5.1

经常使用的门不需要往门轴里上油。
流动的东西就不会停滞不前。
声音和思想都不能在真空里传播。
照片不PS就会腐朽。

存在着一些伟大的神秘之物。

5.2
婚纱店经理问摄影师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他的片子。“明天”

“太不着边际了,老实说,要多久?”

摄影师想了一想说。“还有一些新的效果要PS进去,可能至少要两个星期吧。”

“即使两个星期恐怕也太夸张了,什么时候你只要告诉我说片子已经完成就好了。”

摄影师接受了。

几年后,这个经理已经退休了,在他的离职午餐上,他发现这位摄影师在他的电脑前睡着了,他整夜都在PS。

5.3
一个初学者被要求拍摄一组婚纱照。

他疯狂地工作了很多天,但他的客户检视他的片子时发现,他拍了一堆外景片,一堆花草片,和一堆人物片,但是看不到任何跟婚纱有关的东西。

客户要求解释时,摄影师被激怒了:“你太没耐心了,我会在最后PS婚纱的部分。”

5.4

一个好的农民不会不管他的庄稼。
一个好的老师不会不管哪怕是最差的学生。
一个好的父亲不会让他的任何一个孩子挨饿。
一个好的摄影师不应拒绝PS他的照片。

六、器材

摄影大师如是说:

“增加胶卷,减少相机–这样他们都可提高效率。”

6.1
器材派们忙于无休无止的争论时,摄影师在拍标板。器材厂商在谈论新产品发布时价格将会上涨。当老摄影家在谈天空的蓝色时,云团蜂拥而至。

这不是摄影之道。

客户在下订单时不会包括标板片,器材厂商在研发器材时,应该做到性能改进,皆大欢喜。摄影家提出一个问题,就会很快得到解决。

这才是摄影之道。

6.2
为什么摄影师没有效率,因为他们把时间都浪费在器材之争上了。

为什么摄影师难于接受客户的要求?因为客户的要求太多了。

为什么摄影师一个接一个地改行收藏器材,因为他们累坏了。

在糟糕的环境下工作,他们享受不到工作的乐趣。

6.3
一个婚纱店将要倒闭,但店里的一个摄影师拍了一组流行的婚纱照并且广受客户欢迎。所以店老板保住了他的店。

老板为摄影师分红,但摄影师拒绝了,他说:“我拍照是因为拍照很有趣,所以我并没想过得资金”。

这位老板说,“这位摄影师,不管他现在是什么位置,他都能理解一个雇员的职责所在。我们要把他提升为店经理”。

这位摄影师又一次拒绝了,他说:“我是一个摄影师所以我可以拍照,如果我被提升了,除了浪费别人的时间什么也做不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我还有一组片子没拍完。”

6.4
老板对摄影师说,“你们的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到正午12点。”,所有的摄影师都很不满。

老板又说:“好吧,那随你们的便,只要能按时完成任务。”,摄影师这下满意了,他们早出晚归,拍了一大堆的片子。
七、合作的智慧

摄影大师如是说:

“你可以向一位客户演示一套片子,但你不能让他的相机变得象人一样。”

7.1
一个新学问大师:“在东方,有一个庞大的机构,人们称作无忌。它由为数众多的大小资深。每天发出大量的帖子,每个帖子都说:‘买这个,拍那个’,没有一个人知道它是什么意思。每年这个机构都会有更多的人加进来而变得越来越大,但是去没有人去做事情。怎么这样奇怪的东西还能存在呢?”

大师说:“你已经知道这个巨大的机构并不合理,你就不能不管它为什么这样吗?你尽管享受它的好处就是了,干吗要去管它到底是没有效率呢?”

7.2
在遥远的东方,传说有一只巨大的鱼,叫鲲,它变成了一只大鸟,叫鹏,鹏的翅膀可以遮天蔽日,这只大鸟经过陆地的时候,它带来了一个消息,它把这个消息丢在摄影师中,就象一只海鸥在海滩上做的记号,然后鹏背负蓝天,乘风而上,回家去了。

初学者惊恐地看着这只鸟,根本不敢相信,中级摄影师担心这只鸟的到来,因为害怕它带来的消息,摄影大师则继续在他的相机前工作他根本不知道这只鸟曾经来过。

7.3
一个学究带着他的最新发明去见摄影大师,他把一个大黑盒子推进大师的办公室。

“这是综合的、全能的通用数码相机,”,学究开始介绍了,“按人体工学设计的操控方式,第六代的高级图像处理引擎,多样的色彩模式,整整花了我的助手好几百人年的时间,挺不错吧?”

大师扬了一下眉毛,说:“的确很了不起。”

“头儿已经说了,”这位学究继续说,“每个人都要用这个相机,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了,”,大师回答说,“我要马上把它送到评测中心去!”,这位学究满意去回去了。

几天后,一个新手走进大师的办公室说,“我找不到我新拍的照片了,你知道它可能会在哪儿吗?”

“当然,”,大师说,“你的照片在评测中心的相机里放着。”

7.4
摄影大师从一个题材转到另一个题材而毫无顾虑,任何客户要求上的变动都不能影响他,他不会没有片子可拍,即使他的老板破产了。为什么呢?他了解了道。
八、镜头与人头

摄影大师如是说:

风不动则草不动,
没有人头,镜头只是一堆金属和玻璃

8.1
一个初学者问摄影大师:“我知道有一家器材公司比所有其它的公司都大。在它面前它的竞争对手就象站在巨人面前的侏儒。它的任一部门都有各自的业务,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师说,“为什么你问如此愚蠢的问题呢?那家公司大是因为它就是如此之大,如果它只做感光元件,就没有人会买,如果它只做相机,人们只会把它当作电器厂商,但是它的业务囊括了所有这些东西,人们就对它顶礼莫拜好象不用努力奋斗就可击败竞争对手

8.2
有一天摄影大师碰见了一个正玩小DC的摄影新手,他说:“给我看一下?”

新手把小相机递给大师,“我看到上面说明了三种拍摄模式:全自动,半自动,全手动”,大师说,“但是每个这样的相机都有另外一种玩法,此时相机既不是被你玩,也不是你被相机玩。”

“那么请问大师”,初学者说,“这种玩法到底是怎样玩的呢?”

大师把相机摔到地下然后用脚踩碎它,突然初学者明白了。

8.3
有一个使用135数码单反相机的摄影师对前来参观的大幅胶片相机摄影师说:“看看我这里吧,我有全自动的测光和对焦系统,我不需要蒙头查看昏暗的对焦屏上的倒像,也不用担心胶片的使用量,而且照片可以方便地从存储卡里倒到电脑里处理。为什么你不放弃胶片投入数码里来呢?”

大幅机的摄影师对他的朋友说:“大幅机就象古代圣贤一样深思熟虑,它的镜头皮腔从头到尾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机械设备和光学精品的海洋。大张的胶片象钻石一样有多个面,象远古的森林一样令人费解。每一张照片都象水经过河流一样穿行于光线中,那就是为什么我乐于用它工作”

数码相机摄影师听了这些话后,默默不语,但这两个摄影师至死都是很好的朋友

8.4
镜头和相机在路上碰见了,相机说:“你是阴我是阳,如果我们联手就可以赚大钱。”所以它们走到了一起,考虑怎样征服世界。

不久,它们遇到了人头,人头蓬头垢面,拄着一根拐棍步履蹒跚。人头对它们说:“道在于阴阳之外。它静如止水,它从不指望能扬名远近,所以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它也不寻求幸福,它只是与它自己的存在在一起,它存在于空间和时间之外。”

镜头和相机面有惭色,各自回了家。

九、尾声

摄影大师如是说:

“现在是你出师的时候了。”

01.10 1九叁III·美女外拍

Singer自从败了105VR以后,一直想找个时间试镜——谁叫他败此镜时不叫上我。正好周六天气不错,便找了个MM组织了一次外拍。本来我那天生病,身体不适,不太想去的,不过考虑到1933装修好以后还没去看过,还是硬撑着和京京一块去了。

相机:Fujifilm S5Pro
镜头:Nikon AF-S 24-70/2.8G & Tamron 17-35/2.8-4
外闪:Nikon SB-600

特别鸣谢:

Singer借用2470牛头
模特雯雯MM
京京MM

其实期间也小试了一下105VR,果然不出所料滴又大又重,实用性大打折扣啊。当然成像还是不错的,不论是锐度、焦外还是色彩,都很好。

最后两张是花絮。

一个器材派的2008年总结

拍不出好片只能折腾器材。但是又没钱,只能折腾便宜器材。把一年来用各种器材拍的片子罗列一下吧。

BTW:本帖图多,另在PCHOME发了一个精简版的总结

一月:

去苏州吃羊肉,在太湖边。D50+AI 35/2。虽然此头外观成色很差,手感也不好,但是成像还是很不错的。据称AI版的35/2结构仿自Leica的Summicron 35/2早期八枚版,比AF版的好很多。可惜拍完此片几个月后把这只头便宜出掉了,现在有点后悔。

二月:

雪后的幼儿园。mju-II+Xtra 400。虽然妙兔没有全手动,不过小巧方便成像佳,仍然是我手里不可替代的器材之一。

梅花。D50+Pentacon 135/2.8。对这支头我从来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外滩第一弯。F90X+Tamron 17-35/2.8-4+RDP。A05在同级别的镜头中不能算是最好的,但绝对是性价比最好的一支头,也是目前我手里剩下的唯一一支一手头,也是到目前为止我用得最久的一支头。

外白渡桥。F90X+Tamron 17-35/2.8-4+RDP。F90X毕竟是准专业机,使用起来感觉比D50爽得多。

三月:这是属于胶片的一个月。

虹镇老街。CCN+ProImage100。终于淘到了关注已久的CCN,看在35/1.8规格的这只镜头上,它没有手动曝光功能的缺点也就忍了。

玉佛寺。F90X+Tamron 17-35/2.8-4+E100G。特地选择了柯达的反转片去拍这组片子,因为玉佛寺的色彩就是红黄为主,正是柯达的强项。富士强在蓝绿色的表现。

郁金香。F90X+AF 75-300/4.5-5.6+E100G。因为嫌重,后来把这支头出了,换了一支俄头200/3.5加一支G90。俄头的表现比较令人失望,虽然光圈是大了,但是成像还不如这只小光圈的头呢。还好G90让我很满意。

玉佛寺。CCN+公元100。试了几卷黑白反转片,打成幻灯感觉果然不同,只可惜冲洗技术不行,总是太厚,比较遗憾,现在也不玩黑白反转了,实在太麻烦。

四月:

康健园。G2+G45+ColorPlus200。终于毒发败入Contax。看着无数的人出Contax而入Leica,我还是忍不住踏上这一步。只是口袋里的钱决定了我短期内还不太可能去烧Leica。

哈尔滨路。G2+G45+彩韵200。G45配合乐凯彩韵的色彩表现还是很不错的。

五月:

厦门海边。D50+Pentacon 135/2.8。时间有限,拍得不多。

泰晤士小镇。Contax G2+G45+彩韵200。可惜不够近。

六月:

东台路。凤凰205E+ColorPlus200。发在无忌上时居然有人说这是用菜丝头拍的,这一次去我只带了凤凰和CCN,没带G2啊。

曹家宅。CCN+过期多年的乐凯100。偏色是不可避免的……

七月:

菲律宾。D50+17-35/2.8-4。广角做旅游头还可以,就是有时觉得不够长。

台北西门町。凤凰205E+EB3。EB果然不是专业反转片啊,早知道带RDP了。

八月:终于没扛住烧起了120。先是入了一只红梅,后来又入了一只海鸥203。另外给G2添了一只G90。

海防路。海鸥203+上海GP3。203的对焦不太准,人肉补偿了一下,还是不太准。不过现在已经校正好了。没有120扫描仪,只能用数码翻拍了。

去杨树浦扫街一回。G2+G90+Superia200。

上海的海边。CCN+GOLD100。瞧这海水……

九月:败入海鸥4A,换了个天塞头。试机片就不上了。

植物园。D50+17-35/2.8-4。打了闪光,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现代艺术展。D50+AIS 24/2。虽然这只24是只老头,但是成像绝对没得说,在NIKON中属于仅次于28/1.4的几支广角牛头之一。

PCHOME数码影像七周年。G2+G90+EPY64T+85B色温镜。EPY64T是灯光片,所以必须加色温镜。这个卷很不错,可惜没有多少灯光下用的机会,只能加色温镜来浪费了。

十月:新增的器材有Tamron 28-75/2.8,Minolta 7sII。不过悲惨的是被这两件器材折腾得够呛,因为都碰上了不靠谱的卖家,显然那段时间RP不好。

又是曹家宅。7sII+过期乐凯100。这张纯属运气,当时一帮小朋友跑过,我马上蹲下按了快门,还好事件估好焦,并且刚好还算准。

去了杭州。G2+G45+E100G。杭州的城隍庙。

又去了南京。F90X+17-35/2.8-4+E100G。就是杭州没拍完的那卷。

十一月:败了S5PRO和G28,又回厦门。

厦门,沙坡尾。4A Tessar+E100VS+比信店扫。4A Tessar的逆光不太行,不过还好这张没有被光直接照到镜头。但是现在看来,当时应该把焦点再弄得近一点。另外,对中幅的景深概念还是不够,光圈应该再小一点才好,这个应该是用F8或F11。

环岛路边。4A Tessar+EPD200+比信店扫。没有测光表就是不行,过曝了一点。

海边。G2+G28+RDP。Biogon的表现力果然超强,暗角都暗得那么帅。

十二月:败入了世光308S测光表,不过还没派上用场。

北京,国家大剧院。S5PRO+17-35/2.8-4。又是旅游头。

参加PhilipsMP3的广告外拍。S5PRO+28-75/2.8。

迎圣诞。7sII+Superia200。

2008就这样过去了。

全年新增器材计有:

Yashica Electro 35CCN
Minolta Hi-Matic 7sII
Contax G2, G28, G45, G90

Seagull 203, 4A Tessar
Hongmei HM-1
Fujifilm S5Pro
Minolta DiMage Xt
TELE 200/3.5
Tamron 28-75/2.8
Kenko Pro300DG 1.4X

Sekonic 308S

共耗资约:21K

全年卖出器材计有:

Petrel EF35
Nikon AI35/2
Nikon AF75-300/4.5-5.6
TELE 200/3.5
Kenko Pro300DG 1.4X

共折现约:3.1K

全年使用胶卷数量:

135黑白:15卷,其中一卷C41工艺
135彩负:45卷,其中店扫10卷
135反转:9卷
120黑白:9卷
120反转:5卷,其中一卷报废

共计:83卷,耗资约:2K。

全年拍摄数码片数量:

D50:约5000张
S5Pro:约2000张
Xt:约1000张

共计:约8000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