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河迷仓。初夏的提丝贝

三年半的等待,从初夏到初冬,从802到踏谣,从《提丝贝的罗曼斯》到《初夏的提丝贝》,从青涩到成熟…不变的是还在下河迷仓,也还是这样飘着小雨的夜晚…

终于等到了这出戏的新版。

戏剧的魅力就在于每一次的演出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是历经了三年半的回归。同样作为观众的我当然也已经与三年半前不同了。

也 是在08年的时候,看完802的《当我们死者醒来》之后,因为种种原因,中间三年除了看过几场孟京辉的戏以外,基本没有怎么再关注过戏剧演出。下河迷仓自 然也是没有再来过。今天回到这里才发现已经重新装修过了,原来黑暗空旷空间变得白亮但逼仄,进场的通道也如迷宫一般曲折。幸好剧场还是那个剧场,观众席的 位子也增加了很多。我和京京在前排靠边的地方找了两个座位——虽然我们来得不算晚,但前排中间的位子已经被占完了。比起那些晚来的只能坐舞台两边甚至站着 的观众来说,我们已经很不错了。

在入场的通道口看到王成导演,扭捏了一下,没好意思打招呼,就被陆续进场的观众拥挤进了剧场里。结果演出结束后,他们又被观众们所包围,所以又没打成招呼,回来在微博上被小田说我不够兄弟。汗,真是不好意思,谁让你们的演出太成功,观众们都太热情了。哈哈哈。

我本不想去一一比较今天的戏与三年半前有多少的不同,对于我来说,如果08版是兰若,11版就是弥雅。然而正如小田在CD的《独白二》里所说的:

…青春是一个丢弃与俯拾的过程…

年少时所丢弃的那些情感已经一去不回,如今俯拾的只是一件回忆的外衣而已。

说到这,我觉得这个“回忆的外衣”很好,它就像一个标签,清楚地标示了从那以后的一切都只是回忆而已。

回忆那年的初夏,你从楼上把兰若拐走私奔,想要流浪到满头皓白。回忆你失去兰若之后,所有的弥雅都宛如兰若。回忆你每一次的爱情都由相同的台词开始…所谓的缘分,所谓的爱情,其实不过是上天安排好的剧本,你的情话再甜蜜,也不过是台词本上早已拟好的诗句。

然 而回忆从来都是不可靠的,它只会记录我们所希望记录下的,而遗忘那些我们所不希望存在的。但是现实的残酷却在于,被遗忘的那部分其实是与被记录的这部分不 可分割的,结果就是使得那些在记忆的外衣下若隐若现的角色显得不那么清晰,让人无法确信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感情是否真的曾经存在过。

新的诗句取代了旧的,比如《柔荑花序》,就像回忆也是被修补和美化过的。然而外表的华丽无法掩饰内心的失落,回忆终归也只能是回忆,一如弥雅再好也代替不了兰若。

好吧,我还是忍不住去比较了两个版本。比较不是要评判哪个更好,因为哪一个都是无可替代的,正如我们无法去比较兰若和弥雅谁更好。

新版的井和水盆不错,不过旧版里的落叶也很有趣的——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撒落叶的是孙岳懿吧。

喜欢旧版里弥雅04的歌声,还有那些弥雅们的现场素描…新版的提丝贝不错,舞蹈很好,可惜我没有抓拍到最好的瞬间。

可惜兰若终归是属于过去,即便是失而复得,也不会再是原来的兰若,而只能是另一个弥雅。所以我喜欢老版本中化身弥雅05的那个兰若,而不是新版里这个被弥雅03寻找回来的兰若。

于是,在选择的时候,我们其实并没有两个选项,而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弥雅!

饼干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即使再找回来,也已经过了保质期。丢了饼干这种事呢,大家都不想的,来,给你块新鲜的面包吧…

---------批评的分割线-----------

还是要提点批评意见的吧…唔…是提给小田的,不要生气啊。哈哈

其实我的意见就只有一点——我觉得由你亲自来出演无央不是一个好的做法。不是说你的演技不好,但是不合适。

原因在于这个故事是出自你的手,内心里难免会有一些偏向,可能是为了在实际表演中尽量平衡,就会让人感觉有一点放不开,尤其这是感情戏,我觉得处理得不够好。

BTW:看了王导的回复,原来是这样。

附剧照:

Sony Nex-3, Carl Zeiss Planar 2/45 T*

回忆的外衣

皮拉穆斯

无央(田辰明)

漫漫

兰若与无央,远处为皮拉穆斯

弥雅02 04(其实这时还不叫弥雅)与提丝贝

左起为提丝贝、皮拉穆斯、兰若、无央

提丝贝

弥雅01

弥雅02 04与无央,远处为皮拉穆斯

弥雅01与无央

提丝贝

四个弥雅在给无央洗手

谢幕

被热情的观众围观中,实在是人太多,不能怪我们没去打招呼的,是吧。

下河迷仓。初夏的提丝贝》上有4个想法

  1. 恩,都没记错
    岳懿也还在,虽然远在柳州,我们一直联系着
    下一个集体创作的戏他也会出本子
    小田自己演其实是因为缺男人,呵呵
    你把小四和小二搞混了哦
    不过不怪你,昨天演出前小四的家人来还把小二错认成了小四~~~~

  2. 好的,期待你们下一出戏。原来是这样,你们人手还真是紧张啊,赶紧多发展的点人吧。汗,真不好意思,我赶紧去改

  3. 倒不必改什么,呵呵
    其实说得一点儿没错啊
    最关键的倒并非合适不合适
    而是由自己来演绎,对自己
    太残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